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公 司:柏林娱乐科技有限公司
地 址:北京市中央人民大会堂
手 机:155 6666 7777
Q  Q:9490489
电 话:010-88886666
邮 箱:9490489@qq.com
网 址:www.yinuo-vip.com
公司新闻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我穿最爱的旗袍,来重逢我的江南

时间:2018-07-24 点击:

        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

        江南忆,最忆是杭州。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。何日更重游!

        江南忆,其次忆吴宫。吴酒一杯春竹叶,吴娃双舞醉芙蓉。早晚复相逢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一)

        我对江南有一种别样的情愫。

        自儿时起,母亲就说我生错了地方,饭最爱米,肉最爱鱼,花最爱荷,该生在鱼米丰庶的南方,而不是这燥冷粗砺的北地。

        后来,上学读书了,才知道母亲所说的“南方”有一个更诗意的名字叫做“江南”,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,有鱼戏莲叶间。

        再后来,读了几阕诗词,也知道了那句“白马秋风塞上,杏花春雨江南”,虽也欣赏塞北漠上的潇然大气,但比较而言,还是更喜欢烟雨江南的温润诗意。

        再然后,开始爱上诗词,在无数次地闲读中,便又知道了父亲给我取的名字里那个“湘”字,不仅仅是他当年的工作地——古属江南楚地的湖南,更是一个被文人墨客渲染出万千诗意的文学意象——“数声风笛离亭晚,君向潇湘我向秦”“郴江幸自绕郴山,为谁流下潇湘去?”“千里潇湘挼蓝浦,兰桡昔日曾经”……每一句都那般诗意入心,美好如画……

        再再然后,读了数遍《红楼梦》后,才知“潇湘妃竹”并不仅仅是娥皇女英寻舜帝于苍梧,泪染青竹,竹上生斑的传说,更是那个“ 闲静似娇花照水,行动如弱柳扶风。心较比干多一窍,病如西子胜三分”的世外仙姝寂寞林。年岁渐长,慢慢读懂了潇湘馆里数竿翠竹掩映下的声声长泣;读懂了黛玉葬花的哀婉和焚稿的凄绝;读懂了“寒塘渡鹤影,冷月葬花魂”的孤高清寂;更是独爱了潇湘妃子那只为一朵花低眉,为一株草吟咏的素心向月,遗世而立。

        从此以后,我在现世以外的所有时空里唯一的名字便是“潇湘”,我也开始年复一年地做着一个叫做“江南”的梦……

 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二)

        也许是梦着江南、爱着江南的缘故吧,我与旗袍也有一份解不开的缘。

        母亲常说,小时候的我特别乖巧懂事,从来不曾像别的孩子一样,为了一块糖果、一根冰棍、一件新衣大声哭闹满地打滚。但是,在我的记忆里,却真的有过那么一次“不懂事”的经历。

          那时,大概是七八岁的样子吧,那次跟着母亲去赶集,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一家摊位上的一件粉色旗袍。小小的我着了魔似的站在那件旗袍前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我从未见过的雅致立领,梅花盘扣和闪着银亮光泽的缎面滚边,任母亲再三呼唤,都恍若未闻,死活也不挪移半步。母亲看我实在喜欢,就给我买下了那件小旗袍。

        我欢喜极了,每天都穿着它,白天穿晚上洗,固执地再也不穿其他的衣衫小裙。一直穿到我长高了,实在穿不了了才万般不舍地收进衣柜,满心里只觉得旗袍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衣服。

        后来,长大了,上班了,可以随心所欲买自己喜欢的衣服了,我就开始不停地买旗袍:长的,短的,印花的,刺绣的,素雅的,绮丽的,春日青,晴空蓝,丁香紫,芙蓉粉,秋月白,相思红……都被我一一收入囊中。

        久了,衣柜里挂满了岁月般长长短短,浓浓淡淡的旗袍,穿衣也自成一风,老友们逛街,一见到绣花的或中国风的衣裙,总会不无调侃地说:瞧,这件是湘的衣服!

        我只是微笑,依然故我,日复一日地穿着我最爱的旗袍行走在别人或欣赏或讶异的目光里,期待着他日与我梦里江南的悠悠古镇有一段美好的邂逅……

 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三)

        我挥之不去的古镇情结要追溯到多年前读过的散文《周庄水韵》了。那是我第一次读赵丽宏的文章,那清丽唯美的的文字让我想起了“小桥、流水、人家”。

        后来,又无意中看到了吴冠中的水墨江南,那空灵简逸的水墨丹青,让我记住了“粉墙、黛瓦、乌篷船”。

        从此,我就热切地期待着有一天也能坐在乌篷船上,吱吱呀呀地摇一支弯曲的木橹,在水面上一来一回悠然搅动,看那倒映在水中的石桥、楼屋、树影,还有天上的云彩和飞鸟,都被这不慌不忙的木橹搅碎,碎成斑斓的光点,迷离闪烁,犹如在风中漾动的一匹长长的彩绸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四)

        今时今日,我终于如愿来到了我梦里的江南。

        我的梦里水乡,依河成街,桥街相连,深宅大院,重脊高檐,河埠廊坊,过街骑楼,穿竹石阑,临河水阁,一派古朴幽静……

        “西塘忆,最忆是长廊,西塘忆,其次弄堂中,西塘忆,再次酒旗风......”西塘,这个生活着的“千年古镇”,廊棚苍老,弄堂幽深,漫步其中,仿佛进入了沧桑久远的历史长廊,听脚下跫音,似漫过千年的尘世风烟。

        走进乌镇,白墙、黛瓦、小桥、流水,携带着中国水墨画的气息扑面而来,雕梁、画栋、石巷、老屋,见证着历史沧桑的风情画卷映入眼帘,在烟雨的晕染下恰如一长卷缓缓铺展开的淡彩中国画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五)

        江南之于我,虽为初见,但更似久别重逢……

        或静坐于定园的亭榭湖畔,或漫步在西塘的幽深长廊,或轻轻踏过乌镇长巷的青石板,或赏西湖潋滟晴光,听耳畔吴侬软语……一切都是那么亲切,熟悉,自然,美好。

        “吾心安处是故乡”,我想,前世的我或许本就是个江南女子吧,守一溪碧水,耕一片心田,开一扇轩窗,植一株傲梅,种一叶逸兰,栽一丛清竹,耘一篱淡菊,不为时移,不为世扰……或于月桥花院读一卷诗书词章,或于藕花深处采一朵南塘秋莲,或于乌篷船头唱一曲渔舟菱歌,或者,此刻,正在月色波影里低眉信手弹一曲《潇湘云水》……

        走在如水月色里,清风吹拂衣袂翩翩,我看到莹莹的月光梦境一般地流淌,诉说着今夜的诗情。西子湖畔杨柳烟浓,红莲应景,我仿佛是那个前世的女子,踏着朗朗月光,翻越万里重山,涉过浩瀚流水,只为来到这里,惊艳一段时光,与我的江南久别重逢……

        无数急的、慢的脚步蹭亮的只是坚硬的石板路,却惊不了千年的梦。不用凝视,只需一瞥,那一瞥便了尽我前世的情缘……

        故乡遥,何日去?

        家住吴门,久作长安旅。

        五月渔郎相忆否。

        小楫轻舟,梦入芙蓉浦。

        今夜,我穿最爱的旗袍,来重逢我的江南……


编辑:柏林娱乐